料酒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料酒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回到财富本源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3:48:57 阅读: 来源:料酒厂家

回到财富本源

中国经济已经到了关键的转折时期。以往通过政府集中资源办大事,“跑马圈地”式的粗放扩张以及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阶段基本结束。民众的需求也从生存转向生活,从使用闲置资源转向优化配置资源。我国经济需要逐步形成内需驱动,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社会。我国的分工体系将得到拓展,对有助于降低社会交易成本的制度需求强烈,特别是对社会服务、法制、金融等需求上升。政府既需要引导这轮转型,更要实现职能的转变,弥补社会服务不足,转向提供社会公共服务,提供良好的经济和社会秩序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滕泰出版了他的《民富论——新供给主义百年强国路》。  在浮躁的社会中,滕泰能难能可贵地跳出就事论事的窠臼,回到经济学最重要、最根本的命题:财富的本源是什么?滕泰归纳了历史上曾出现的三个财富史观:“生态财富”,即以地表生态环境为基础,利用物种繁殖规律获取财富;“硬财富”,即利用各种物理、化学等方式,加工矿石、石油、天然气、煤炭等非生命世界,给人类提供效用;“软财富”,即主要基于人类思维活动和其他活动的知识产品、信息产品、文化产品、金融产品和其它社会服务等。滕泰还提出应该从“国富”回到“民富”,认为应该尊重并提升私有财富,避免将社会资源投入到“瓜分财富”中。 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:回到财富本源重新思考当前的经济现象和经济决策。也许这种对财富的概括,社会上还会有很多的争议,但回到财富本源的思考方法,对研究经济问题极其有用,是值得掀起认真思考和讨论的议题。当没有很好思考到底什么才是真正财富时,经济活动是盲目的。现如今“物欲横流”,拜金主义,GDP崇拜,但民众的幸福感却不断下降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,我们可能错误理解了财富的真正含义。以物质产品的极大丰富作为经济活动追求的目标,在生存问题成为主要矛盾时,有其一定的合理性;但当生存问题逐步得到解决,大家开始追求生活质量,资源和环境约束不断增强时,其合理性就需要重新思考。  现实已经走在理论和思维前面。中国人勤劳但不致富,长期大额贸易顺差却没有给中国带来进一步的繁荣。网络社会打破了很多物理约束,成本更低地将供给方和需求方,用更多方式连接起来。思维和理念成为更值钱的要素。  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突破原有财富观的约束。财富,本质上是一种可以便利实现人类欲望的能力总和,是在循环过程中实现其便利能力的。物质、知识、网络等的积累,是财富的一个构成要素,但并不是财富的全部。我们应该更加开放,在循环中实现财富的真正含义,并真正累积这种便利能力。当然这种便利能力在不同阶段,其重点是不同的,自然生态、机器设备、制度机制、人才、文化道德……只要纳入循环,使其具有满足人类欲望的能力,则均构成财富,否则,即使拥有了也不是现实财富。  滕泰还从其理解的财富观出发,重新梳理供给端的五大财富源泉。这种视角,跳出了GDP的约束,使得供给端的改革具有鲜活的生命。书中重点阐述了从历史财富观的角度,特别是软财富观的角度,应如何突破当前人口、贸易、金融等要素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制约,提出了一些独到的见解。  在此基础上,滕泰将供给和需求结合起来,从修正的“供给创造需求”的萨伊定律出发,主张推动不同于上个世纪撒切尔夫人和里根主导的供给改革。提出以放松“供给约束”,解除“供给抑制”为核心的一系列新的有效供给经济政策措施。  中国当前面临的问题极其复杂,需要跳出原有的思维框框,需要直面现实,需要思想上的革命。在当前转折时期,“破”和“立”是决策者始终需要面对的矛盾。学者研究往往注重“破”,批判旧制度体制的不合理,但在“立”方面,则显得较为空白无力。滕泰的《民富论》能承认中国当前的现实,从当前现实存在的内在逻辑出发,寻找解决问题的新思维和新措施,实现了“破”和“立”的有机结合。  当前的经济改革,不是在资源已优化配置的基础上实现系统转换。改革不得不面对原有的资源错配,不得不面对新旧机制转换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失控风险。市场化改革,意味着将更加透明,原有的错配将不得不有所暴露,意味着原有运行体制一定程度的破坏,需要及时建立起适应于市场化运行的体制机制。改革实施的关键,是处理好改革、发展和稳定三者关系,需要合理设计改革的顺序、时机和力度,需要及时应对这个过程可能引发的风险,设计好相应的配套措施。  要对改革的未来远景达成共识,并非易事。不同参与主体,还会据此设立各自的目标,并进行转型和改进。或者说,每个主体都会对改革的项目、进程和后果进行辨别和选择。一方面,容易延迟风险的暴露,将风险不断累积,从而增加系统风险。另一方面,改革的结果可能与最初的设想有所偏差,容易引起各个参与主体与改革共识的割裂,重新凝聚共识将贯穿改革的整个过程。相当多时候,改革是环境和意愿的产物,需要将环境和意愿相互结合起来,应充分借助市场带来的压力和利益格局的调整。  改革是时代的产物,个体能参与这场划时代的改革,能借助自己的学识,为这场改革添砖加瓦,是幸运的。滕泰的《民富论——新供给主义百年强国路》回应了时代的需求,提出了自己对经济的理解和意见,值得一读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