料酒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料酒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消息】泉州85岁阿婆独养两智障孙30年不愿麻烦别人想活久点

发布时间:2020-11-23 02:54:07 阅读: 来源:料酒厂家

闽南网7月4日讯 早上六点,阿金又到阳台发呆了。他依然光着身子,披着床单,一头脏兮兮的蓬松长发。

他的弟弟,29岁的阿江,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阿江每天早出晚归,在村里四处闲晃,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在家里看到他。遇着他,有人会请他打游戏机,有人会给他买可乐喝。

这两个憨仔,住在泉州市区城东浔美村。很多年前,村民看到他们还会指指点点议论一番,但如今大家都不这样做了。因为几十年来,只有奶奶郭阿婆独自抚养他们,郭阿婆不喜欢孙子被谈论,大家也就渐渐不说了。

这是村民们的默契,也是对阿婆的敬重。

每天,郭阿婆在这个没有灯的老厝里,为两个智障的孙子做饭

六分大的菜地,阿婆一锄头一锄头开垦

郭阿婆今年85岁,平时喜欢戴红色头巾,穿花布上衣蓝色布裤,打扮得很精神。

天刚蒙蒙亮,她就起床了。不出意料,小孙子阿江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,而大孙子阿金还在地铺上呼呼大睡。自从儿媳妇去世后,阿金便不愿意再睡二楼,只肯睡在郭阿婆房间里,并且坚持要睡在地上。

戴好袖套,郭阿婆将门锁上,准备回老厝。她腰杆笔直,步子走得有点快。路遇去买菜的老厝边,郭阿婆点了下头,稍作示意便离开了。忙碌的一天刚刚开始,她没有闲聊的时间。但还是有厝边叫住她:“叫阿江不要那么晚敲门,吵死人啦。”郭阿婆停了下来,笑着点点头。

老厝已经坍塌,成了危房,只剩下一个厨房还能用,郭阿婆就在这里为孙子准备一日三餐。

没有电,没有灯,土灶的火苗一闪一闪,映照着漆黑的墙壁。趁着熬粥的空隙,郭阿婆绕到老厝背后,给刚长出来的菜除草浇水。去菜地的小路,旁边是一座寺庙的围墙,围墙很高,路又窄,郭阿婆每天都要来回几遍。这菜地是她一锄头一锄头开荒出来的。六分大的地里,种了花生、茄子、空心菜、韭菜,还有两棵南瓜。

村里公厕就在阿婆家对面,两个孙子却怎么都不愿意去那里方便。郭阿婆只好在家里摆放尿桶。怕臭味影响厝边,每天深夜路上没人后,郭阿婆就会挑起尿桶,摸黑走到菜地,把尿倒进大缸里,第二天用来浇菜。可现在,郭阿婆挑不动了,家里的尿桶越存越多,已经有六七个了,她只能先舀到小桶里,再慢慢倒掉。

苍老却有力的双手,支撑着这个家走下去

曾经满怀希望,最终一个一个成为泡影

“两个孙子都瘦,都没吃到什么好的”。浇完菜地,阿婆回厨房端出一碟咸菜,把粥装进饭盒,回家给孙子送饭。

要吃饭了,阿江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。哥哥阿金照例光着身子,披着床单,呆站在二楼阳台不发一语。阿金今年31岁,本该是孝顺奶奶的年龄,两兄弟却连一声“阿嫲”都不会叫。

尽管现世坎坷,但回忆从前,郭阿婆还是有些怀念。

65年前,22岁的郭惠兰嫁给了同村的阿何,阿何是杀猪的,惠兰也在生产队帮忙,辛勤劳动,换一份生活,两人生下三女一男。可幸福的日子没有持续多长,儿子就被诊断出智力障碍,后来小女儿又患上了脑膜炎,没钱医治,也成了智障。郭阿婆在家中照顾两个智障孩子,一家六口就靠丈夫老何撑着。

再苦的日子,郭阿婆和丈夫也未放弃希望。后来,两个女儿先后出嫁,小女儿虽然有缺陷,也嫁人了,老两口开始想办法为智障儿子娶媳妇。三十多年前,阿花来到郭阿婆家,成了他们的儿媳妇。阿花也有智力障碍,但孙子的出生给郭阿婆带来了希望。

“两个傻的,生出两个又是傻的。”郭阿婆的希望很快就破灭了,孙子阿金和阿江也有智力缺陷,还没读完小学,两人就都退学了。

二十多年来,丈夫、儿子、儿媳先后病逝,风雨飘摇的家就剩下郭阿婆和两个傻孙子。

回忆过往,郭阿婆眼中噙满泪水,但她说不想再掉泪了。因为,儿媳去世那会,郭阿婆天天以泪洗面,耳朵都哭聋了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阿金每天只做两件事,其中之一就是在阳台上发呆

不愿麻烦别人,只想能多照顾一天是一天

郭阿婆说,阿金虽然傻,但以前还能骑摩托车去纸厂上班,做简单的活。

她拿出阿金以前的照片,照片上的小伙子皮肤白皙,高大帅气,跟眼前这个满头乱糟糟、光着身子的阿金判若两人。看到奶奶拿出相片,斜倚在二楼栏杆的阿金突然说话了:“毕业证,这是我的毕业证。”

海都记者试图与他交流时,他便不再说话,只是笑。郭阿婆说,七八年前,阿金又遇车祸,再未出过门,也不和奶奶说话,每天只做两件事,一是在阳台上发呆,二是看各种歌仔戏碟片。弟弟阿江会自己洗澡,穿衣服,“可他太贪玩了,天不亮就跑出去,除了吃饭,一般要到晚上十点左右才会回家”。

虽然不讲话,但阿金和阿江关系很好。郭阿婆家的墙壁上,整齐地写着一些港台明星的名字:“王祖贤”、“洪金宝”……还有一些电影台词。

郭阿婆说,这是两兄弟的秘密。阿金很喜欢看歌仔戏和港台电影,但家中没有电视,他也不愿出门。弟弟阿江隔三岔五就会给哥哥买些碟片回来,买得多了,他自己也忘了。买碟片的钱,有些是郭阿婆给的,有些是亲戚来看望他们给的,这些年下来,家里的碟片播放机有十几台,各种碟片堆积成山。厝边们都说郭阿婆太宠两个孙子,可郭阿婆没有说话。也许,阿金的这一点爱好,会让郭阿婆觉得,阿金和正常人是接近的。

“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?”记者询问多次,郭阿婆都摇头。她说,两个孙子没有给她添麻烦,不发疯打人,也不会出去闯祸。

“能照顾一天算一天,我放不下他们,我一个人可以,我会活久一点。”郭阿婆说,“村里照顾我,给我盖了新房子,我每个月也有低保金和分红,钱够用了”,不想再给别人添麻烦了。(海都记者 喻兰 夏鹏程 见习记者 吴智明 文/图)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一颗心、一个肝和一对肾,这是39岁的林国礼,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馈赠。

妻子郑玉春怀胎3月,他最终没来得及等到第4个孩子降生,喊他一声爸爸,噩运便降临了。

林国礼,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——倪光宣后,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。

手术前,家属前来送别

手术后,疲惫的郑玉春背着小女儿,坐在租房门口,两个女儿正在玩耍

没了父亲陪伴,女孩的童年会怎样?

6月24日早上,林国礼突然陷入深度昏迷,丧失自主呼吸,CT检查发现脑部严重出血。26日下午1点,石狮市华侨医院正式宣布他脑死亡。在医院提议下,家属自愿捐献器官,希望让林国礼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延续。

在器官捐赠协议书签字的那一刻,郑玉春没说一句话,可握着笔的手,颤抖了。

她和丈夫来自德化县桂阳乡彭坑村的一个普通家庭,在石狮务工近10年,事发前在永宁一塑料厂打工。郑玉春说,丈夫头痛已经多时,节俭的他担心去医院看病要花很多钱,上班时都会随身携带止痛散。24日清晨,起床后的郑玉春看见丈夫躺在床上,眼睛睁开着,眼角挂着泪,她使劲叫唤他,可他都没有反应。

“如果去医院看了,就可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,现在我和孩子们该怎么办?”郑玉春很后悔,她有3个女儿,最大的6岁,最小的才3岁。前晚7点,在石狮市华侨医院重症监护室内,郑玉春带着3个女儿,悲痛地坐在休息室。3个女孩,6只明亮的眼睛,注视着周围的人,似乎家里亲戚们突然聚在一起,让她们有些害怕,用手紧紧拽着大人们的衣角。

在大哥林国涌眼中,三弟林国礼过得很不容易。从小,父母双亡,林国礼跟着他长大,“他从小懂事,也很会照顾人,为家庭出了不少力气。”说到这些,林国涌亦伤心不已,泪流满面,“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“弟弟这么年轻就离开人世,自己救不活,不如把他有用的器官捐献出来,救活其他人。”大姐林金花说。

在家属同意捐赠后,石狮市华侨医院与石狮市红十字会取得联系,根据家属意愿,按照法律程序,启动接受捐献程序。26日晚上,专家组医生连夜从福州赶来,并于昨日上午7点完成手术。昨天上午,专家组返回福州,经配对及病理分析后,将马上为急需救助的患者进行手术,林国礼捐献的一颗心、一个肝和一对肾,将挽救4条生命。

林国礼,成了继石狮市首例遗体器官捐献人——倪光宣后,第二例人体器官捐献者。石狮市红十字会将在永宁永久墓园设立的“石狮市遗体器官捐献纪念碑”上,刻上林国礼的名字,并组织红十字会志愿者和捐献者家属进行缅怀、纪念。

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相信林国礼无缘见面的第4个孩子长大后,将以他为傲。(海都记者 李昌乾 夏鹏程 文/图)

闽南网7月3日讯 又见哄抢,这次发生在惠安东岭镇海边。昨天下午,因受天文大潮影响,海边潮位退至罕见的低位。一私人承包、500亩的油蛤养殖地裸露,遭大量群众哄抢,场面失控。这块养殖地是养殖主、莆田人黄某向东岭镇西埔村村委会承包的,昨日,他并没有在泉州。

昨傍晚6点多,人群渐渐往岸上退,潮水逐渐上涨,但有些来得比较晚,没有捞到足够多油蛤的人,仍不愿意离开。惠安县公安局、海洋与渔业局、当地党委政府等部门工作人员都赶到现场,上岸的哄抢者被一一拍照取证。目前,惠安县多个主管部门已经召开紧急协调会,研究对策。

村民半身扎进淤泥中捡油蛤,场面失控

近2000人哄抢 涨潮仍不肯走

昨天下午5时,惠安东岭镇护海宫周边,已被电动车和摩托车停满了。民警目测有1000多部,加上很多是步行去的,人数接近2000人。不时见有人提着网兜和竹篮往岸上走,网兜和竹篮内,满是沾着淤泥的新鲜油蛤。

“下午3点多就来了,捞了10来斤吧”,一妇人一脸喜悦说,她住附近的彭城村,听别人说油蛤很肥美,便赶过来,忙活了1个多钟头,收获满满。该妇人说,她也知道那是私人承包的,但看到大家都过去了,“我不去,感觉亏了”。

沿滩涂走出去,沿路可见挖牡蛎、电九节虾的,离岸边四五百米处,人群大量聚集,男女老少,少说有上千人。他们有的半跪在滩涂上,有的半身都扎在淤泥中,毫不顾忌脏和危险,抓紧“抢收”。一大姐足足捞了两大网兜,心满意足往岸边走,“明天看一下,再来一趟。”

昨傍晚6点多,人群渐渐往岸上退,潮水也逐渐上涨,但有些来得比较晚,没有捞到足够多油蛤的人,仍不愿意离开。

岸上停满了车,民警目测有一千多辆

损失约达20多万 哄抢者被拍照

记者从东岭边防派出所了解到,昨天下午3点左右,该所民警通过监控发现异常——沿海大通道护海宫路段的人流、车流量激增。赶至现场时,上千群众已下滩涂,场面失控。警方、海事部门、当地党委政府也派人到滩涂上对这些群众喊话,劝他们上岸,但人数众多,无人理睬。

东岭派出所、东岭边防派出所几乎出动全部警力维持秩序,但担心群众不敢上岸,继续逗留而发生危险,便将警力撤至护海宫的门口处,并对上岸后,有参与哄抢的群众拍照留证。

警方了解到,“其实这两天就陆续有人来挖了,只是前几天潮位没今天那么低,人数也相对少,两三天传播下来,昨天达到惊人的程度。”除了周边村民外,惠安崇武、山霞、涂寨也有不少人赶来,一传十、十传百,其中不乏外地、不熟悉水情的人陆续加入。一位渔民对记者说,海边人都懂,天文大潮时,海产品的品质是最好的。

经初步统计,被哄抢的油蛤在万斤以上,按照市场价15~20元每斤,损失少说也有20多万元。

今日,警方将加强对沿线进行设卡,严打该类哄抢行为,并对哄抢的群众依法严肃处理。记者了解到,对于如何处理昨日这些参与哄抢的群众,惠安县多个主管部门已经召开紧急协调会,研究相关对策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闽南网6月29日讯 今日凌晨0时出头,泉州市区云谷工业区某酒店门口,疑因嫖资问题,一名年轻女子叫来六七名年轻男子,将一名中年男性殴打致死。

目击者称,最初年轻女子与中年男子,就站在酒店门口,女子对着另一名年轻男子说:“他(中年男子)打我”、“360块没给我”,而中年男子则在一旁赔礼道歉,说着“不好意思我错了,我钱已经给你了”。

事发现场

目击者说,两人吵了一会,年轻女子一直让年轻男子叫人。很快,就有一辆摩托车载着三四个人出现,另有一部小车也过来,下来两三个人。一群人出现后,就问年轻女子“是谁”,女子指了之前与她争吵的中年男子说:“就是他”,接着一群人就开始打中年男子。

据介绍,当时打人者有的赤手空拳,有的手持砖头,不仅与女子争吵的该名中年男子被打,中年男子的一名朋友上前劝架也被打,过程持续两三分钟,中年男子被打躺倒在地后,女子和六七名打人男子乘车离开。

附近有人打了120,但当医务人员赶到现场时,中年男子已经身亡。随后民警赶到,并封锁现场。凌晨两点左右,死者家属也到了现场,一名中年妇女泣不成声,由几名女性搀扶着坐在路边。

家属称,死者李某荣,今年49岁,南平浦城人,来泉州二十几年,做室内装潢工作。李某荣的儿子今年20岁,刚刚高考完。

海都记者 张凯航

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>>

日本甜美女星日里麻美高清肉感自拍

性感御姐土肥圆矮挫穷泡泡浴爆乳诱惑大尺度湿身人体写真

周楚楚曝《大好时光》定妆照

相关阅读